红苹果交流 www.tk1234.net 已经启用新版
 
以下是广告连接,与本站无关。
红苹果图库 百度
腾讯 新浪
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
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
主题 :第四千一百七十六帖 读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
中国读书达人
级别: 高手

楼主  中国读书达人 发表于: 2020-08-01 14:14
返回列表 | 返回首页 | 访问:

第四千一百七十六帖 读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

  读书破万卷(4176)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
  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,旧体诗集。俞平伯著。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10月出版。作者事迹参见《读书破万卷<冬夜>(4160)》。
  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,前有叶圣陶《序》和作者《幸草自记》,收《丙辰上巳公园》、《秋夕言怀》、《陶然亭鹦鹉冢》、《身影问答》、《庚申春地中海东寄》、《侍游兰亭》、《杭州杂咏》(五首)、《重过旗下别饮居》、《海外寄内》(二首)、《长崎湾泊舟》、《江南二月》、《永兴路小楼》、《海上秋鸥》、《卖菊女》、《女魅》、《别杭浴池边白碧桃》、《春游灵隐寺归途》、《初夏》、《湖楼之夜》(三首)、《甲子九秋纪闻》、《枕上忆杭州二律句》、《西关砖塔塔砖歌》、《君忆》等旧体诗词八百余首。俞平伯旧体诗词的功力颇深,这应得益于他早年旧学基础的扎实。诗集有《遥夜闺思引》、、《古槐书屋词》(二卷)等近八百余首。除此还有《读(诗)札记》、《读词偶得》、《清真词释》、《唐宋词选释》等许多著作和名篇问世。
  叶圣陶在《俞平伯旧体诗钞序》中说:
  我们少时都先读《诗经》,后读唐宋诗,并且习作唐宋诗,到了“五四”时期才写新体诗。所谓新体诗,有的是摹仿外国诗的格律作诗,平伯兄与我都没作过。有的是只在某些地方用个韵,其他并无拘束;有的是说大白话,什么格律都没有,只是分行书写而已:我们作的就是这两种。1921年除夕,朱佩弦兄与我同在杭州第一师范守岁,到晚12点,佩弦兄作了一句话的诗,“除夜的两支摇摇的白烛光里,我眼睁睁瞅着1921年轻轻地踅过去了。”这句话颇有新鲜的诗味儿。到1974年底,佩弦兄逝世已经20多年了,我偶然想起他这句诗,怀旧之情不可遏,填了一阕《兰陵王》。我请平伯兄帮我推敲,平伯兄也乐于相助,来往信札一大堆,当面商谈了两次,方才罢休。
  中年以来,我对新体诗的看法是“尝闻瓶酒喻……念瓶无新旧,酒必芳醇”。这是1980年题《倾盖集》的《满庭芳》中的语句,《倾盖集》是当时九位诗人旧体诗的合集,我凭一点儿自知之明,坦率地说,我是做不到“酒必芳醇”的。我的无论什么文辞都意尽于言,别无含蓄,其不“芳醇”可知。平伯兄可不然。他天分高,实践勤,脚踏实地,步步前进,数十年如一日,他说的话就是明证。他说,他后来写的旧体诗实是由他的新体诗过渡的,写作手法有些仍沿着他以前写新体诗的路子。这很明白,我跟他的差距就在这儿。也无怪乎有如下的事了:抗战期间,他作了一首五言长诗《遥夜闺思引》寄到成都给我看,我看了不甚了了。后来在北京会面了,他把这首诗的本事告诉我,把各个段落给我指点,可是我还是不能说已经理解了。这就是差距。
  平伯师还有一首长诗《重圆花烛歌》纪念他结婚60周年,注入了毕生的情感。他数次修改都给我看,嘱我提意见。我也提了一些,有承蒙他采纳的。在我与平伯兄60多年结交中,最宝贵的是在写作中沟通思想。我们每有所作,彼此商量是常事。或者问某处要不要改动,或者问如此改动行不行,得到的回答是同意的多,可不是勉强同意,都说得出同意的理由。还有一种情形,一方就对方新作的某句或某段,据理提出意见,或说这儿要改,或说这儿该怎么改,虽然不是全部取得同意,但是得到接受的占极大多数,这样取长补短,相互切磋,从中得到不少乐趣。这种乐趣难以言传,因而不多说了。
  《遥夜闺思引》序的开头几句是:
  意钱清昼。觉梦西桥。荡桨丛祠。怀人南国。不道蓬州尘坌。榆塞烽传。香败幽兰。弦危别鹤。问米薪之屑琐。能无迟暮之悲。对华烛之熔凝。空有儿嬉之想。仆也三生事杳。一笑缘悭。
  实际上,“仆也”一词,古人已在骈文中使用,如清袁枚《周石帆西使集序》,仆也三月过秦,曾为贾谊;一麾入蜀,未作唐蒙。《孙小枚<簪花图>序》,“仆也泛彼柏舟,曾窥桃叶;惊张冬目,省识春风。”而“不道”一词,《辞源》有例句,举李商隐的诗句,“但惊茅许同仙籍,不道刘庐是世亲”,也是古人已用的。
  《离骚》中“予旣滋兰之九畹兮,又树蕙之百亩”,《九辩》中“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,纷旖旎乎都房”。用“蕙”字多先例,为何俞平伯先生在“孰树兰其曾敷,空闻求艾”中偏要用“兰”,应该有他自己的想法。
  评:《俞平伯旧体诗钞》,前有序言叶圣陶。旧体诗词八百首,功力深厚水平高。


www.tk977.com 〖红苹果资料收集网〗
·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© 2000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