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苹果交流 www.tk1234.net 已经启用新版
 
以下是广告连接,与本站无关。
红苹果图库 百度
腾讯 新浪
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
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
主题 :【小笔记系列】对照阅读,修改文本,复活词语的本能和情绪
深圳一石
级别: 高手

楼主  深圳一石 发表于: 2020-05-22 00:53
返回列表 | 返回首页 | 访问:

【小笔记系列】对照阅读,修改文本,复活词语的本能和情绪

  【小笔记系列】对照阅读,修改文本,复活词语的本能和情绪

  作者 一石

  加拿大女作家卡罗尔希尔兹(1935-2003,《世界文学》2019年第五期有她的专题)的文笔,虽然不及门罗的广博、深邃,但在幽密和动人的布局和深刻上,显然要更胜一筹。门罗对文学的写作,或许是天性的自觉(这一点无比重要,写作越是走向纵深,一个作家的文笔那种不着痕迹的细微差别,会最终决定他的写作呈现方式和主题核心的微妙差异,也就是大众所谓一个作家作品彰显的区别于其它作家作品的风格),自然也一定是她深入思考的结果,门罗给予当代文学的价值在于她进行了不是技法上,而是主题上深入地探险。门罗的写作世界,她的主题空间,读者细读时,似有若无,总能感觉到命运这个主题对生命的掌控和约束。缺少耐心的读者,以及对作家的女性视角有所误判的读者,对门罗的小说自然会感到不耐烦。忠实于门罗的读者很可怕,因为非常忠实,总有个人笃见,知晓门罗小说毫不起眼的那些细节。
  卡罗尔希尔兹显然属于常规的经典作家,她瞄准的是时间的纹理(“时间”是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中最神秘最复杂的主题之一,绝大多数作家的写作生命都是奉献给“时间”这个主题的),她的文字能刻进人性的隐痛,又能自在地用生活的语言把生命的隐秘之地呈现出来。她和门罗的文笔,初读不显华丽(安静读,惊心处如水黾——常说的水蚊子——经行水上),都是朴实琐碎的生活语言。重击和深陷是门罗小说语言的特点,正因为如此,读门罗的小说要求一种对生命共同心理的凝视,门罗的小说总在自觉地优选着这样的读者。卡罗尔希尔兹的文笔是轻盈的,从某种意义上,我欣赏这种轻盈,时间、空间、心理像流淌的河流,这种语言不仅我喜欢,大部分读者也一定是喜欢的(虽然不是我优选的语言)。两个人都是我喜欢的作家类型,纯正的不折不扣的小说家,能够像王者一样笃定地掌控自己的小说时空。海一样丰饶精准的叙事。卡罗尔希尔兹的语言,正因为是轻盈的,才拥有一种能够让读者不断翻页的本事。这个本事门罗似乎没有,也可能门罗把语言力量的爆发点藏在了更隐秘的地方。
  读她们的小说,单从语言维度来说,给我最大的教益是,就像我喜欢动物、植物,喜欢生物世界的多样性一样,让我认识到语言同样存在着生命格式的多样性。正是自己对语言的这种多样性认识不透,平常下笔才会自以为是,才会轻率。
  写作的一个误区,往往认为写作是词语的劳作,虽然作家自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但实际上往往是语言土壤里挥汗如雨的农夫。越是写作,越是阅读那些能对抗时间的伟大作品,带给一个写作者的巨大反思是,词语不止在形式上是语言的介质,本质上来说,更是活生生的生命肌理、神经的介质(从这里似乎可以轻易归纳出,语言是灵魂的介质,但这种评价更适合诗论,不适合于小说)。只有体会到语言心脏跳动的脉搏,写作才能真正成为不同寻常的创造性工作。伟大小说家的语言,基本都有这样共同的特质,他们使用的语言,不是单一的光滑的水一样的语言(不能说这样的语言不好,但这种外在的形式主义的完美语言,从内核上是僵化的),而是整体的、共同的、生命的充满波澜、裂纹和韧劲的语言。
  修改一部作品,也可以说是千锤百炼地打磨它,但修改(创作同样也是,但我正在进行文稿的修改,笔记附带所记录的也就是一点关于修改的心得)更准确的一个说法是复活,是诞生一部作品所做的万无一失的准备(和生孩子完完全全一样,因此写作总是带着强大的母性,写作就是精神上无私的充满、唤醒与救赎)。我拿卡罗尔希尔兹的《镜子》和《缺》,拿门罗的《荒野小镇》和《阿尔及利亚的圣女》来对照自己文本的完整性,这种对照极其严格,很多时候会非常丧气地发觉自己的文本像塑料泡沫,这样的感觉,要将旧的文本修改到复活,把文本里残缺破碎的基因链条补充打通,不断完善的过程,几乎艰难到和重新创作没有多少差异。需要慎视文本的最小单元,找到每一个词语在文本的幽深峡谷里确切的位置,让每句话都散发出本能和情绪的支撑,为某一个共同心理尽心竭力努力,这样的修改过程,能够清晰理解,生命之壳(一部作品的全部)的存在,私念、张扬与迷失会导致消亡,内敛自由的张力才是存在。

  (图片:冬日早晨的通泉草)

  


www.tk977.com 〖红苹果资料收集网〗
·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© 2000-2018